魏寻玉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遥叩夷陵老祖魏无羡芳辰。♡


丁酉丙午初见,不觉已为君心折。少年意气怀云梦,入姑苏,温氏猖狂,屠戮玄武,情愫既起,惊变陡生。此后修鬼道,损心性,众叛亲离,身死乱葬岗,凡此种种,不忍卒听。幸此局迎得故人归,幸遇一人十三载问灵痴心不灭,三千红尘,一得永得。君心未曾蒙尘,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余惟谨记“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十二字而已。今夜对月举杯,一愿君赤子之心永不死,二愿君此生再无坎坷,再不必尝颠沛流离之苦,三愿琴瑟永偕,携手忘机,《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清风怀袖——记《天官赐福》师青玄

(原曲:约定-王菲)

檐边月撷来化作你眉眼
衣上雪又添粉黛展笑颜
向来无忧慷慨 八方倾羡
风流恣意来去话此间
添席杯中结知交笑语晏
得兄友护佑道是平生念
高台倾酒少君美名传
宫观长明 岁岁花繁

一扇清风 予你这信手的神通
亦凭满腔热忱让冰川都解冻
回首旧事忽怔忪 竟难从容
吹醒世事颠倒荒唐大梦
世间歌颂 误冠以谁人的殊荣
便甘愿跌落尘泥自缚作牢笼
纵使千锤百炼中 仍守初衷
双眸明明如昔笑意浓

曾随兄颠沛辗转避祸趋
埙篪相和如何知命格移
劫数终至风雨骤然息
恩仇相抵 再尝百罹

一扇清风 予你这信手的神通
亦凭满腔热忱让冰川都解冻
回首旧事忽怔忪 竟难从容
吹醒世事颠倒荒唐大梦
无缘九重 玉质却从未将尘蒙
再侠肝义胆与这渺渺众生同
纵使千锤百炼中 仍守初衷
双眸明明如昔笑意浓

纵使红尘苦难中 两手空空
成全这场 最圆满的梦

———————————————————————
我终于把青玄小可爱的词写出来了,开心~
风师青玄,人如其号。有兄长庇护友人相伴的他,是不染尘的乐观善良。可是经过磨难后仍旧不改初心,选择不心怀怨恨,不自暴自弃的他,才是真正的美玉啊。喜欢他的通透,喜欢他的风趣潇洒和时不时犯二,喜欢他的坚强和担当。这样的结局,我私心仍然有憾,但他或许已然释怀。他永远是发光体,哪怕跌落尘埃。师青玄,我心悦你,我给你建风师庙给你放长明灯!!!❤️
风师大人天纵奇才💕
风师大人风趣潇洒💕
风师大人善良正直💕
风师大人年方二八💕

【棠棣之华】致我初心的三线。

全是剧透,慎点///
“故人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吗?”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初定攻略对象的时候,顾言思给我的惊鸿一瞥,让我不假思索地选了他。今年六月终于可以好好玩游戏,第一件事就是把三线HE打通。可以说,第一次走完一条线,是陪着喻容一起走过的,也是目前为止流泪最多的线,于我格外有意义些。第一个攻略的人实在是影响太深,对顾言思的喜爱到了什么程度呢,从此每次在其他人的线里看到新的吴王妃,看到吴王去扬州就藩都会难过一下。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句诗句用来形容顾言思真的很适合,一开始在拾翠殿里便感受到了他的清风朗月(拜三哥所赐,我也学会了很多文学常识)。随后的埙篪相和是相知的开始,从相知到相爱,灵魂伴侣没错了。“搴舟中流”剧情太温馨,喻容握着小七的手教他练字,也是第一次看到小七吃醋,“难道三哥喜欢那个扶桑人?”,而喻容唱着越人歌翩然离去。贯穿了几乎整条三线的越人歌也从这里开始,小七还未识得情爱全貌,已然有了嫉妒。当时的喻容还未明白,自己对王妃的喜欢只是如同喜爱空谷幽兰、高山雪莲那般,还没有生发出后来对小七刻骨铭心的爱恋。或许感情已在萌芽,只是没有意识到。赠曲谱、寻玉佩主、同起居……一桩桩一件件让他们的心灵更加靠近。上元节同游,“‘猫蝶’音通‘耄耋’,愿它能替我守你百岁安康。”三哥的眼神和话语都太温柔,让我湿了眼眶,那时谁又能料想到后来发生的一切呢?一句“我喜欢喻容”撩动他的心弦,或许这是顾言思第一次触碰到自己真正的感情。“直到他的狸奴,被一把火烧成了他的执念。”洛阳之行是顾言思很长时间都无法释怀的心结,以致向释迦寻求解脱之法,抄经祈福,更多的却是为了他以为葬身火海的顾言恕。


军旅多年,寺庙中仓促一见,顾言恕多害怕他的喻容真的遁入空门,“这红尘俗世里不想放他走的,还有一个顾言恕。”席医师一曲笛子教喻容认出小七来,随后的重逢简直让我泪如雨下。月下相认,字字深情。“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当他摘下苏偃的面具,竟是再也唱不出一句。当年华月殿里玉雕粉琢的小殿下,如今已长成独当一面的苏将军,眉骨一道伤疤昭示着他的狸奴曾经多少次身处险境。我最喜欢最感动的仍然是那句,“故人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吗?”而小七贴上他的手心,“劳烦王子挂念,不敢有恙。”


“你这个越人……唱什么‘山有木兮’……我的心意,你又明白几分?”
“我心悦君,君心当一如我心。”


而后一切都是情至深处的水到渠成,喻容是小七的,却不知白衣公子能否也属于顾言恕,而不是释迦?


回京后的明潮暗涌,每一步都比军旅生活更加如履薄冰,幸好小七还有顾言思。“你是我的颠倒梦想,也是我的究竟涅槃。”一杯毒茶,所有矛盾到了爆发的临界点。顾言思的怒火连太子都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也终于让他们最害怕的时刻来临。顾言思始终是要离开的,正如他自己所说,从小七走上夺嫡之路开始,他们的道路就不再重合。他习惯了不争,多少年的置身事外,只会让他成为小七的负累。


不恨线中,他说,“再往前走,我就到不了我想去的地方了。”这句话带给我震撼,他是真正光风霁月的那一个。他属于山川河流,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唯独不属于这庙堂高宇。可惜主线里的顾言恕注定无法像南海支线那样,与他携手忘机了。他软弱吗?或许身在皇家,他是最为无力的那一个,可我偏偏就爱这样的顾言思。小七希望他的喻容永远是自由的,希望他快乐,叫他平时没事不要想起自己,这样好的两个人,好到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三千里广陵,从此亲爱在离居。”


当小七终于跨海斩鲸,封为太子时,迎回的是已经出了家的如心。当时我两眼一黑,差点以为自己没达成HE。他曾说,没有你的陪伴,紫陌红尘于我,根本没有意义。那么,出家是因为现在的太子,未来的皇帝,都无法再给他想要的生活了吗?所幸不恨线中的小七仍然是喻容的昱明,是三哥的狸奴,那颗赤诚之心从未变过,想必这也是喻容并未抗拒小七当了皇帝仍旧时常来寻他的原因,他终究是懂他的,他们仍旧是知音。既是知音,就不算殊途。最后的最后,翩然若神的喻容和傻傻地喜极而泣的小七,这是喻容遵从自己的心意做出的选择。故人失而复得,从此便再也不分开了吧。


而恨线是真正地剜心。喻容的性格注定选择了恨的小七与他渐行渐远,用尽了极端手段只会消磨他们最后的情意。逝去前,小七将猫蝶玉坠还给了喻容,一句“你再也不会对我这么笑了”,饱含多少无奈痛苦,一起悲伤的还有屏幕前的我。那个风流蕴藉的吴王殿下,终于一念无明,不知放下红尘烦恼的他,可免脱了生死轮回?


还是吃口现代AU的糖吧,我总是更愿意相信与子同舟的。他为他绝弦断音,他为他披荆斩棘,三千世界,一得永得。全世界最好的、我最爱的三和七。

如同作者大大说的,故事不会结束,因为他们就在我的心里。❤️

歌词整理||魔道祖师||金光瑶相关

开个地方放我听过的魔道同人歌里,有关阿瑶的歌词。

都很好听!安利给大家!指路5sing,都能找到。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东风志》



“纵然人前人后,玩弄有权术。纵然欺世盗名,何尝不歹毒。不折手段出身误,机关算尽太孤独,谁又知我真正面目?”——《同道殊途》



“百郁难平我意,却明识贤知礼。”——《步人间》



“我生自泥淖,假逢迎与谁作笑。世人鄙我失傲,可配登九重凌霄?”——《梦散》



“眉梢笑意一丹朱砂,雪浪金陵应瑶光。纵有入骨魔障难放下,身死前堪破却一刹那。”——《归客天涯》



“非我此生无意夺,满腹长恨怀此祸。羁束、踌躇、仁泽,当鄙我轻弱。”——《临岐久别歌》



“眉梢边唇谋记寡恩,兰陵台上仙云升,撵落石阶辱身。恨此生,多年后却输予心头一时恻忍。”——《吾道》



“说来这一生步步为营用尽了筹谋,妄自轮换前程命途终不休。也曾鸣琴作缚封住了陈轴,却奈何云深露重轻易不回头。”——《折舟》



“承颜候色俯首向千夫,七情不解,六欲亦未除。恨生悲辛,尝尽伶仃困苦,有人垂双目,亦有人振臂呼。”——《恨枉生》



“原是旧都烟尘孤客,入金阁终此生。深知仙门永无净世,此路又与谁同?”——《忽惊他年梦》



“当善念沿悬崖线,命由我逆天,是非我辩。”——《敛芳择君谣》



“春光好,马蹄得意又惊一帘鱼龙闹,敛芳号,名满山水同九皋,谁敢嘲。”——《矜欢演悲》



“问云深几许,旧柳几折,此身又值几文。欺世盗名者,可许入红尘?”——《时友无须说》



“命晦余身寂,茕茕天下弃,回眸朱砂犹记。”——《同道且同归》



“振袍锦,重花立,八面风归扇底。红口启,风波定,昔恶水入暗冥。”——《题罪》



“眉间血,笑意敛尽芳华,恨生巧言下。雪浪散,恩仇泯灭观音下。”——《半途风华》



“秀口藏锋斩尽诛心之言,沁血点额前,墨笔修皮面。韬光难遮胸埋数载旧怨,却何生枷锁,寸骨葬凶棺。”——《几忆年少共酩酊》



“金莲出池泥,巧言令色诛心惑。但轻常伦唯重君,敢承此诺。”——《提剑来邀红尘客》

【瞎扯】对《帝策臣轨》系列的一点感想。

写在最前面,强烈推荐这个系列文!!!虽然我评不出这文的十分之一精彩但它真的很棒!!

之前百度推荐文,点进《帝策臣轨》,立马就入了迷,天天读到凌晨,又把后面一系列【相关】文都刷了一遍。寻思着写点东西吧,不然对不起这么好的系列文。

先说说大致类型,看名字就知道了,帝策臣轨的主角是一对君臣,轩辕昭旻和顾秉。我这人对君臣格外有执念,奈何很少看到真正高质量的文,好不容易得了这一篇,简直如获至宝。剧情大体就不介绍了,更想讲的是我自己的想法。

先说主角,这个相处模式和设定是比较常规的,是我喜欢的那一类。轩辕从当太子时的锋芒毕露到登基后的恩威并施,小顾从稚气未脱的太子门生到四平八稳的顾相,两个人相知相许相爱相守的过程,大多数时候都是平淡自然温馨的,让人觉得在情理之中。其实他们很幸运,若不是小顾自幼失怙,轩辕万万不可能如此信任小顾。正是因为小顾背后没有家族,无所牵挂无所顾虑,所以他的利益就代表着轩辕的利益,真正一个纯臣。轩辕对他的爱护之情,体现在文的一点一滴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对小顾说,从入京城伊始,你的双手就干干净净。这句话让我回味了很久。

这文还有一个尤其出彩之处,就是每个配角都很丰满,有他们自己的故事,不仅仅是为了衬托主角而存在。作者大大甚至为几个重要配角都单独开了几十章的文。这里挑两个讲,望江南和登西楼。

望江南是系列第二篇,一个主角是帝策中主角小顾的同科好友,叫周琦,另一个主角是帝策中轩辕的王爷叔叔。简单概括一下,周琦被王爷误会来杀他,然后就被王爷扣下各种折辱,还要被他那啥。后来周琦假死,王爷苦等十年,最后终成眷属。我从头看到尾对这个王爷都没有产生半点同情和好感,鉴于看书评居然有人说周琦渣受,我实在是有几点想法不吐不快。在我看来,王爷苦等是王爷的事情,周琦是否内心对他有感情另说,但按道理,周琦没有义务一定要原谅他,没有义务要接受他的感情,更没有义务被指责。原本心高气傲的好好一个贵公子,被人强,被人当众羞辱看轻这么多年,别人哪里有立场要求他去原谅啊?那些场景看得我是怒火中烧……可能是因为我个人最讨厌强制的感情吧。我看小周的一辈子都赔进去了,别说什么后半生对他好来补偿。第一,那些践踏的伤害和如行尸走肉般的岁月,是怎样补偿都回不来的,他最好的韶华就是被毁了。第二,小周后半生也会对王爷好,还要照顾王爷,怎么看都是王爷赚了好吗?而且,别说小周没有这段经历就是个顺风顺水的纨绔,顺风顺水未必会成纨绔。更何况他也有才,虽不一定像他哥哥那样建功立业,但鲜衣怒马的人生有何不好呢?况且他经历的又不是什么精彩人生的历练,还输掉了一切。

以上吐槽可能有些偏激,往好了想,小周也得了个好的归宿,他也是真心爱对方,未必还在意那些。所以我这角度怎么这么像娘家人为自家孩子考虑😂(敲重点,娘家人!!那么接下来隆重欢迎我的心头大爱,周玦大人——

啊啊啊我要表白周大周大是如此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智计无双叱咤风云我爱你()

咳咳,介绍一下,此人名周玦,江南义兴周家次子,周琦的二哥(大哥挂了)。在帝策里作为轩辕儿时伴读,出场描绘就吸引了我眼球,好一个美人儿!周玦的颜值不必多说,轩辕曾打趣说要亲封他为“天启朝第一美人”(虽然顾秉心里第一美男子还是轩辕)。

系列文里多有提到,周玦善谋略。在轩辕当太子的时候与轩辕共谋大业,在江南为他敛财,为他登基筹备钱财资源,曾统领皇室暗卫门,其手腕能力再清楚不过。尤为难得的是,他极理智极清醒,我与作者大大私信时大大是这么说的:“他是一个太懂分寸,太聪明,聪明到翻云覆雨,也聪明到画地为牢的人。”

许是我偏爱这般人物吧,美男子便罢了,还八面玲珑,颇解风情,还可运筹帷幄、胸中丘壑经纬令人叹服。位极人臣者,几个能做到他这般进退有度?与轩辕的竹马情让他成为最适合跟这位陛下贫嘴解闷的人,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族中堂妹为妃,他却保证其所出皇长子绝不参与夺嫡,甚至向皇帝提出将其送去江南教养。轩辕和小顾说,周玦什么都爱自己扛,朝廷的,周家的,他自己的。看到这里真的特别心疼大周处境,身为周家次子,大哥死后,家族荣耀他一肩扛,他在一天,必保周家无虞一天。轩辕与他自幼好友,自是有情分在,可身为魏国公,又怎敢有丝毫行差踏错,若是恃宠而骄有悖为臣之道,自幼情分对帝王而言又有何不同?因而,他说,我不能错,因为我错不起。轩辕昭旻自然是盼着大周好的,虽然在登西楼里老坑他,本意都是希望他认清自己的真心。不过,他们毕竟首先是君臣。

而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也曾年少无知对谁情根深种,最后竟是殊途。要我说,秦泱不配周玦的爱。秦泱身为异族人,从一开始便混入中枢,把多少人折了进去,各为其主是没错,但他不该对周玦这么残忍。或许他对周玦也有情,承平遗事中用玉开锁和他儿子的突厥名,都和周玦之名有联系且不会为他所知,但他终究是利用了周玦对他的一片真情,伤了他的心。他儿子大名秦佩,字以环,其中深意,除了用这点拿捏周玦不忍,还有几分真心?一开始还会义正词严地指责周玦纨绔,后来就是热情以待,确实是变了啊,因为有所求才会如此,周玦终于还是在他的利用清单上了。

承平遗事里有一段最扎我心。
秦佩对周玦说:若家父生前对谁做了忘恩背义之事,还请世伯将其名姓告知与我,父债子还乃天下至理。
周玦轻声道:秦泱生前不曾辜负任何人。

要说亏欠辜负,秦泱对不起天启的太多人,大周自己是被伤害最深的那个,却还能说出这句话。还爱吗?不见得吧,毕竟真正的良人已在身侧。至于他是否放下了,我想,过去那么多年,秦泱就是他们每个人心上的刺,会痛,但不会真正伤及肺腑。每次看到轩辕冕,秦佩这些小辈不清楚父辈们的故事,隐隐有怨怼大周之意,都为他感到难过。轩辕让他在忘尘叟和秦佩中选一个生还,他明明知道轩辕不希望他选秦佩,知道留下这孩子会有隐患,知道……忘尘叟已是他心爱之人。可他还是选择了秦佩,因为答应过秦泱,便不能背信弃义。他曾笑着说自己坏事做尽报应来了,可是他又做了什么坏事呢?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他已做了他该做能做的一切,事君以忠,交友以诚,要说真的亏欠于谁,恐怕也只有没选择忘尘叟的这一次了。

于周玦而言,曾经的伤确实存在过,但他一路走来,什么该拿,什么该放,早已想得通透。登西楼里给我们展现的是和帝策里风流多情又好似强大到刀枪不入的周伯鸣不一样的形象,更侧重于表现他的内心世界,他也是个感情细腻的人。有一人名为忘尘叟,那夜踏月而来,他们的余生自此便纠缠到了一处。他们看似是两个世界的人,其实他们都一样,用举足轻重的态度风流人间,以此掩饰千疮百孔沧桑的心。他们的爱是互相给予的温暖,正如忘尘叟所说,两个人相携相伴,总比一个人踽踽独行来得要好。作者也说曾纠结过,如何给大周择一良人,还好有了忘尘叟,这个告诉大周自己名为陈允怀的人。

那个人曾允诺他,当你找我的时候,我就一定能被你找到。他也曾笑得像哭般问,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就是为了方便我给你烧纸的么?

还好,命运终于没有对他太过残忍,他终于学会惜取眼前人。自此,紧扣的双手再也不会放开。

当忘尘叟问他,为东宫肝脑涂地,几分是出自君臣之义,几分出自私心?他回答了三点,而其三震撼到了我。“我想要出将入相,我想要早登台阁,我想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又怎样?”脸上带着讥讽至极的笑说出这番话,让我忍不住为他喝一声好。我爱的那个周玦周伯鸣本该如此!汲汲营营谋算半生,一朝封公,权倾朝野。义兴周家在他这代达到鼎盛,一门两国公,他进可翻手覆云雨,退可保阖家无忧。作为天子的左膀右臂,他必定也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过,但要助轩辕得了江山,不是仅有小顾那样至纯至善之人就够了。有钱有势,满朝文武他称第二,便无人能称第一。

然,无论我多想让时间停留在他们开创的这个盛世,终究还是会物是人非。《承平遗事》里周玦感叹,觉得昨日君臣还聚在一处筹谋江山,怎么倥偬数十载,他们便都成了史书传奇里的老人了?那时他们作为父辈都让我唏嘘不已,后来的《待他年》更是看得我五味杂陈。一百多年都过去了,他们真的成了史书里的传奇。处处留意文中提到的历史,提到的“当年的魏国公……”。当我看到周家已然衰落,湮没岁月长河中,说不难过惋惜是不可能的。但那是很正常的啊,百年一过,子嗣单薄,周家没有人才辈出,自然退出历史舞台了。无论现在各家局势如何,其实再过百年,又有谁说的准呢?沧海一粟,他们不过都是这天地红尘中的过客,至少他们在属于自己的时代闪耀过,名垂青史。至于那些同甘共苦的岁月,那些后人难以求证却隐约有迹可循的情愫,总会有人记得。

哪怕这如画江山从来不曾真实存在过,哪怕这一切都是作者虚拟出来的世界,但于我而言,他们来过,我记得。

谢谢竹下寺中一老翁,带我们领略了这样精彩的一场爱恨情仇。

【魔道祖师同人歌词】恨生——记金光瑶

金星雪浪 晓风残月 两两映相看
午夜梦还 梦魇怎堪缠
踏歧路 回首难 只为当年一愿 再休奢心安

当忆少时 听琴声呜咽 声声泣血
痴情却被无情误 无言可相劝 泪阑干
只身赴兰陵 一腔热血骤寒
射日重回金麟台 端得敛眉流芳
一点朱砂映笑意盈盈 怎知我郁郁意难平
义结金兰 奈何殊途龃龉
才知天地之大竟不容我 凭何判云泥?

算心机 论阴谋 玲珑七窍翻手覆棋局
笑似假 何为真 便教世人尊我上青云
为名为利 他人命尽似蝼蚁
此番因果恩仇终得偿 得万般唾弃 口诛笔伐
此罪罄竹难书 却向谁人求宽恕

雨骤狂风急 琴弦杀音起
惶惶剖心声 信义再错付
断掌刺腹不及一剑穿心 愕然痛至血骨
犹记当年清谈对饮 唯一人神色如初 温言相护
我既罪无可恕 仍存侥幸之念
不甘一生竟为此所终 慨然问天妒

恨枉却此生 从未顺心意而活过
叹未有来生 是咎由自取不得脱
若重活一世 可否摘却千夫所指 作千金一诺
善恶如何轻相抵 也曾感念旧恩 孰料福祸
也曾阴阳一霎 不忍自度

眼角含泪仍凄然笑称 何尝不愿成琨瑶
众生愚昧又怎敢谓我 万恶虚妄皆有报
从此残魂余魄 应是——
天地苍茫何处寻 业火燎原何日歇

云梦一梦 恍惚见谁家俊秀少年
言笑晏晏 似春风拂面
愿远离浊尘 赏一世 风月无边
——————————————————————
今晚的成果,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不过暂且让我小小满足一下。
是我人生中第一篇词啊,金光瑶,你赢了。
这是为瑶妹写的同人歌词,第一次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本以为会是答应别人的另一篇,没想到头脑一热就动手写了阿瑶。
入魔道坑不足两周,看完大结局自己都没想到会喜欢他,毕竟我不是一个偏爱反派的人。
心疼他从前的遭遇,心痛他之后的所为。有再多理由,受苦都不能成为他做坏事和追名逐利的借口。我明白的。可是看着他从金麟台上被踢下,他哪怕含着热泪都仿佛长在脸上的微笑,他身败名裂千夫所指最后还是选择推开蓝曦臣…我还是好难过。
竟是落得个永世不得超生的结局啊…或许这才是我无法释然的地方,连改过的机会都没有了。可这分明又是他咎由自取。
他的佩剑名恨生,怎恨他偏生于此道。嘲笑出身低贱,受尽百般羞辱,是他刻骨的阴霾。做了仙督又有何不同呢,不过是从当面指点转到背后的闲言碎语。一步错,步步错,终于万劫不复,可这难道是他所愿吗?他纵然罪不可恕,那些自诩正义的世家嘴脸何尝不是令人作呕。

阿瑶,你特别坏。
我喜欢你。